Jacqueline帽子

Slave (十一)

noramyw:


雪豹Shaw




Root的腹部很疼,小腿麻木,而周围一片寂静。


死了伤口是不会疼的,Root抽了口气。


她没死成。




然后温暖包围了她。


不是寒冬里手上握着热饮的温暖,也不是盖着被阳光晒过的被子的温暖。


是体温,皮毛,还有呼吸交织成的温暖。




像是Hanna。


Root猛地睁开了眼。


她大口地呼吸着,眼泪滚落颊上。




在被卖去人类社会的路上,Hanna和她总挤在小船舱里取暖。


Sam总是被照顾的那个,她不需要Hanna那么照顾,可Hanna很固执,像她头上钝钝的羊角那样固执。




而Hanna死了。


Root看着Shaw的脸恍惚地想,雪豹环躺着,嘴里自然地叼着尾巴。


她们相对而卧,阵阵温暖就是从Shaw那一侧传过来的。




Root张了张口,她想道歉,为把Shaw当作Hanna,(她们一点都不相像,Hanna很好,Shaw...是豹子,掠食者,Shaw......就是Shaw。)


但事实让Root惊讶,而惊讶扼住了Root的喉咙。


Shaw回来救了她。




她没必要如此。


Root向来是孤军作战。


可Shaw救了她,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




Root感到温暖,不止是从Shaw身上传来的,而是从她的心底涌出来的。


这让Root惶恐不安。


被她丢弃的某种东西已经爬到了Root的脚踝。




Samantha Groves.


Root想尖叫,想把那个孱弱不堪的半兽人小孩赶走,但她无力抵抗,那个幻影顺着Root的脚踝不断向上爬,脖子上还戴着项圈,乞求着,金色的短发刺痛了Root的眼睛。


Root急促地喘息着,而这惊醒了Shaw。




“醒了?”


Shaw动了一下,她看上去精疲力尽,甚至懒得吐出嘴里的尾巴。


这导致她的声音绒绒的,像个小孩子。


“大量失血,你得躺一阵子了。”




那幻影不见了,Shaw赶走了她,尽管Root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Harold?”


Root恢复了理智,试着动用四肢,她的手能动,尾巴也行,但腿动不了。


而且腹部疼得要命。




“John能搞定。”


Shaw回答道,她的语气很肯定。


Root脸上有些潮湿,Shaw犹豫着要不要帮忙抹掉。




似乎太亲密了。




“My hero.”


Root低叹一声,把呼吸吐进Shaw的嘴里。


Shaw把幻影赶走了,而且Harold也活着,Root感激不已。




(她当然没有亲Shaw,小豹子还叼着她自己的尾巴呢。)




“......”


Shaw翻了个白眼,往后退了退。


嘴里叨咕了几句狐狸什么的坏话。




“找到Daizo,他会把错过的ISA会议录音给你。”


Root露出了平常的笑来。


Shaw总是这样,而这暴躁脾气,让她感到稳定和......安全。




“挺不赖。”


Shaw的眼睛亮了。


她还以为自己得无聊到爆地照顾Root几个礼拜,什么事都不能做呢。




“躺着什么都别动。”


Shaw站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手擦了擦Root的脸。


而Root瞪大了眼睛。




她-暗-恋-我?




“......做你的白日梦。”


Shaw一巴掌拍扁了Root的耳朵,顺手揉了揉。


她吹着口哨,转身离开。




TBC

评论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