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queline帽子

寻文启示

啊,想找文!记得有一篇文,Root在飞机上扮了空姐,然后shaw在飞机上病了发烧的!求各位大大知道的,使劲儿把链接砸我脸上吧(抖M脸)阿里嘎多!

与其(待续)

警告:奇异的世界,逗你的向

@@(一)
这个时代里的动植物的职业都是种族世袭的。艾玛族的药师,人头马的战士,长耳兔的谋士,矮人族的铁匠。你看着长相,就能知道他们平时都是干嘛吃的,但这并不妨碍这个大陆上的乱糟糟的秩序在滋长。大体上,得赖人头马们的荷尔蒙比较泛滥,母马又比较少,他们总是会在冬去春来之际撞到一起打个你死我活。可是又不得不抱怨下,比较有头脑的比较理智长耳兔族人们,实在太容易受到惊吓,一遇到开战就全都不自觉得躲回洞里,在战争后才再又跑出来指点江山,毫无建树。大陆上基本分裂成了两派,黑跟白。比较中立,关起门来发战争财的只有矮人族的铁匠们,他们常年居住在山中。

矮人族们真的很矮,可能比谋士出身的长耳们还要再矮上些,毕竟耳朵没有人家的长。矮人族们打铁时不免要跳起来才能够到铁砧,一跳一打铁。矮人族们这几年出了位铸刀奇才shaw,比其他矮人们高出了一个头,略略踮起脚能与铁砧平高,拎着比常人更长的锤子能不跳就砸铁,为中原大地所敬仰,气势足有一米八,多少战士慕名而来,求削毛利器,不,吹毛刃断的利器。

大锤shaw最近有点烦,大陆不知道从什么鬼兔子洞里开始传出,熔血入刀作淬火能造出绝世兵器的谣言,然后脑袋血往上冲的人头马们就拿着扎手指验血的小针挤到shaw门前说要滴血认亲,不,滴血铸刀,个个视死如归,气得shaw的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去了。只有一个小瓶,只有一个奶罐瓶一半大小的瓶子开始隔三差五地在清晨出现在门口,瓶子装了鲜血,不知道是谁的。第一次,大锤shaw一脚踹翻掉,第二次,大锤shaw一拳撂倒,到第三次,瓶子上才开始绑了张纸条,“sweetie,我的可是处女血。”被大锤shaw一锤子抡了。

第四次,并没有第四次,shaw在夜里浪完回家的路上撞见了蹲着在给血瓶绑蝴蝶结的人,嗯,蹲着时候跟矮人族一般高的人,艾玛族,shaw最不喜欢的,高到翻白眼翻到头顶时还能看见的艾玛族。

怎么是艾玛族,平时摘摘树叶,摆弄花花草根就好的艾玛族怎么会来想要什么刀?棕色卷发的艾玛族变出一根卤鸡腿,“想找你铸点东西。”这年头每个人都这么说,叼着鸡腿的shaw把房门推开了。

shaw屋子的天花板异常的高,令棕发艾玛族走进房子的时候有点小吃惊。在shaw从炕坑里把她骄傲的作品都拖出来的时候,棕发还在打量着她的房子。

看你想铸个什么兵刃,这些都是我铸的,挑个合适的滚蛋,或者告诉我你要铸个和哪个类似的。
棕发眨眨眼,看着满地的凶恶大兵器:狼牙棒、鳄鱼刀、虎头铲。

“都不要。”可怜地眨巴眨巴眼。
“那没有了。”瞪。
“想要个秀气的小匕首”小鹿眼。
“滚。”气势高过艾玛族三公分。

(二)
平生只做帅气大兵器的大锤shaw就知道,柔弱的艾玛族怎么可能是来做兵器的。
熔血绝世锋利小匕首是什么鬼。
还敢再提另加一副特长绣花针。

将扁平的铁块们垒在一起,焊到铁棍一端。撒上铁粉,如同在煎牛肉时,裹上些许生粉。
送进咆哮的火焰红炉中,看着铁块的颜色逐渐从冷硬的黑变成橙子般的橘红。
拿出,放在铁砧上敲打,看着通红的铁块在她力量面前蹦出零星铁汁火星,在规律的敲打声中,找到她赖以为生的宁静。

差一点没有发现刚跨过她后院篱笆,溜进后院看她打铁的艾玛族。被人发现的棕发并没有任何的窘迫,咧嘴笑,铁锤shaw发现对方笑得蠢毙了。

“我想要个小匕首。加一套绣花针。”
“滚。”

(三)
契而不舍、坚韧不拔,往常被人夸奖的shaw,发现这两个词体现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异常地烦。贼烦了。

自从棕发艾玛发现卤鸡腿见面有效之后,就不停地对她进行投食。往常放在门口的处女血奶瓶换成了叫花鸡。烦,超级烦。特别是常吃牛排的shaw发现最近换个口味吃叫花鸡还行,就觉着更烦了。

“你再说一次让我铸什么刀?”
“匕首绣花针。”
“滚。”……“换粤式吊烧烤鸡。”
棕发又展示出了她惊人的咧脸笑容。

吃干抹净,吮着手指的shaw重新站在了铁砧前。生火加温,看着熔炉慢慢变得火热。她撇着嘴不耐烦地问:“你不是艾玛族的么?做药师的要刀干嘛?要长针干嘛?”
“你都这么细细询问每一个慕名前来的客人么?”
“你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了。”棕色的眼骨碌碌地转了个圈。
“…”白眼翻到了头顶。
“原来我这么特别,唯一的么?”很明显就歪楼了。
“…”白眼翻到了脚板底。
“外科手术要用,要开刀,开完刀还要给别人缝回去。”
矮锤shaw难得回头第一次正面看了看跟前的这个棕发艾玛族,皱了皱眉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嘴边攒着一抹笑,棕发棕瞳的高人。
“给人缝回去用得着定做50根针么?”
“免得缝着忘在里面了。”
shaw的白眼翻到了外太空。

火焰跳跃着,映照着放在工具墩上的设计图纸,那个是跟前这位叫root的棕发艾玛画的。shaw看着图纸,那是一把15英寸长的维京风格萨克逊瓦刀,而不是手术常用的柳叶刀,长针自然比普通绣花针长多了好多倍,但头尾都小的特性引起了shaw的警惕。shaw可以看得出为什么这个root要来找她打造这些东西,因为难度很高。可是又觉着,她人看起来应该会比她的谎话更聪明的才是。shaw懒得戳破她的谎话,但又暗暗冒火,你当老娘是智商3的柯基么!老娘聪明绝顶的好么!

“不许说是我铸的。”
“我将你的名字刻在我心里。”
锤子抡歪了。
“kiss kiss to you too”
shaw收回说她至少看起来还凑合的话。

(四)
shaw其实是个骄傲的完美主义者,所以除了她的身高优势外,她的执着也是使得她技术超群的原因之一。拿着锤子敲敲打打时候的她总是异常的专注,准确的温度,准确的落点,准确的判断。在她打铁的时候,Root要么就是在不远的地方翻看着她的药书,要么就是愚蠢地看着shaw挥锤,要么就是消失外出,但在回来的时候,总会捎回些食物给shaw投食。

“你似乎很喜欢你的职业,shaw”
“因为够安静”
root就不说话了,最近她开始擦拭那些shaw在第一天秀给她的那些作品。
“可是武器让外面的厮杀更多了。”
“要打他们还是会打。”
“你可以打造些盔甲。”
“自己作死还不如死得痛快点。”
root刚咧开嘴准备笑就听见,“闭嘴”

root在shaw屋子的墙上装了些武器架子,把那些武器一件件地安到了墙上,就像个武器展厅一样。身高不高的矮人锤住着一个天花板高高的屋子里,这事实让root不禁失笑,傲娇的锤子连武器和屋子都是炫耀着的骄傲。
躺在地板上的root,看着房梁问旁边安静打铁的shaw,“你是怎么建出怎么高的房子的呀。”“梯子。”“那房梁呢”“……cole”“?!”这还是第一次从shaw那里提到什么人。“我青梅竹马”

接着几天的夜里shaw都睡得不太安稳,总觉得夜里有人敲门。
房顶的瓦好像少了,透光。
房梁好像歪了点。
想到做到的shaw开始在屋子门口架了一块小黑板。招高大健壮人头马,用精工细作刀换房梁整修一次。
屋子百里地内出现了无数绊马索。
这下子,屋子白天黑夜里都没有人再敲门了。

Slave (十一)

noramyw:


雪豹Shaw




Root的腹部很疼,小腿麻木,而周围一片寂静。


死了伤口是不会疼的,Root抽了口气。


她没死成。




然后温暖包围了她。


不是寒冬里手上握着热饮的温暖,也不是盖着被阳光晒过的被子的温暖。


是体温,皮毛,还有呼吸交织成的温暖。




像是Hanna。


Root猛地睁开了眼。


她大口地呼吸着,眼泪滚落颊上。




在被卖去人类社会的路上,Hanna和她总挤在小船舱里取暖。


Sam总是被照顾的那个,她不需要Hanna那么照顾,可Hanna很固执,像她头上钝钝的羊角那样固执。




而Hanna死了。


Root看着Shaw的脸恍惚地想,雪豹环躺着,嘴里自然地叼着尾巴。


她们相对而卧,阵阵温暖就是从Shaw那一侧传过来的。




Root张了张口,她想道歉,为把Shaw当作Hanna,(她们一点都不相像,Hanna很好,Shaw...是豹子,掠食者,Shaw......就是Shaw。)


但事实让Root惊讶,而惊讶扼住了Root的喉咙。


Shaw回来救了她。




她没必要如此。


Root向来是孤军作战。


可Shaw救了她,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




Root感到温暖,不止是从Shaw身上传来的,而是从她的心底涌出来的。


这让Root惶恐不安。


被她丢弃的某种东西已经爬到了Root的脚踝。




Samantha Groves.


Root想尖叫,想把那个孱弱不堪的半兽人小孩赶走,但她无力抵抗,那个幻影顺着Root的脚踝不断向上爬,脖子上还戴着项圈,乞求着,金色的短发刺痛了Root的眼睛。


Root急促地喘息着,而这惊醒了Shaw。




“醒了?”


Shaw动了一下,她看上去精疲力尽,甚至懒得吐出嘴里的尾巴。


这导致她的声音绒绒的,像个小孩子。


“大量失血,你得躺一阵子了。”




那幻影不见了,Shaw赶走了她,尽管Root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Harold?”


Root恢复了理智,试着动用四肢,她的手能动,尾巴也行,但腿动不了。


而且腹部疼得要命。




“John能搞定。”


Shaw回答道,她的语气很肯定。


Root脸上有些潮湿,Shaw犹豫着要不要帮忙抹掉。




似乎太亲密了。




“My hero.”


Root低叹一声,把呼吸吐进Shaw的嘴里。


Shaw把幻影赶走了,而且Harold也活着,Root感激不已。




(她当然没有亲Shaw,小豹子还叼着她自己的尾巴呢。)




“......”


Shaw翻了个白眼,往后退了退。


嘴里叨咕了几句狐狸什么的坏话。




“找到Daizo,他会把错过的ISA会议录音给你。”


Root露出了平常的笑来。


Shaw总是这样,而这暴躁脾气,让她感到稳定和......安全。




“挺不赖。”


Shaw的眼睛亮了。


她还以为自己得无聊到爆地照顾Root几个礼拜,什么事都不能做呢。




“躺着什么都别动。”


Shaw站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手擦了擦Root的脸。


而Root瞪大了眼睛。




她-暗-恋-我?




“......做你的白日梦。”


Shaw一巴掌拍扁了Root的耳朵,顺手揉了揉。


她吹着口哨,转身离开。




TBC

Removed

作者:原创,自娱自乐,在看到一个说脑洞其实不要开太大比较好的回复之后,顿悟,进行了修改。这是一篇基于Reflection of water所写的短篇。


Root头疼,像前夜混酒喝的宿醉。她知道屋外若是好天气,或许天边已泛起亮光了。只是她挑的房间没有窗,以免被别人窥视。她定定神,在书桌上打开电脑,又一次翻阅证券交易所案件相关的线索,希望能有新的思路。所有她能追寻的线索目前似乎都走到了尽头。最后的那一次,她破入充斥红白的手术室,曾经以为与Shaw的重聚就在咫尺之间,希望与恐惧拉扯她的步伐,哪怕再久也好,她最终还是翻过了床上的躯体,她原以为她可以不去翻看答案的,哪怕能坐在‘可能是Shaw’的床边再呆久一点也好。

 

可是,她要一个答案,不管是生也好,死也好。她要她的,她的答案。

 

耳边响起电流声“Ms. Groves,号码。”

 

1. Born in Chaos,Born a Mystery

 

No matter how agitated the water is, itstill has reflections. Root looked in the mirror, she saw the reflection ofherself. As all the cloths fitted perfectly on her, she could play anycharacter wanted. Her mind was too hard to guess. No one knew the real Root,even herself. She was a fox.

 

People though that she was the lady withoutheart. However, she did have a heart, she placed it somewhere else, somewhereshe though it was safe, Shaw’s pocket.

 

 

子弹是属于Nemesis Arms Vanquish的呢。Root在听到Reese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心跳漏了一拍。是Vanquish呢,Shaw也有一把,枪手枪法不怎样,挑枪倒挺会挑的。

 

“我用过Shaw的那把Nemesis Arms Vanquish。”Reese的解释言简意赅。

 

是想念吧。Root有点想去看看Shaw留下的那些事物。摸摸她放在冰箱里的枪,衣柜里一列的黑色工字背心和进门厨房柜里的急救箱。仿佛触及那些往昔的事物,就能够证明此前的记忆中的一切似往日,仍未走远,不是梦。

 

Root在未置一词的情况下离开了地铁站,钻入巷子,摸上了Shaw公寓,每周她总是会抽空出现在这里的。

 

像她们这样行走于黑暗当中的人,从来都没有带钥匙的习惯。当Root站定在Shaw公寓门前的时候,她不禁顽皮地在想,你说Shaw拿到这间公寓的时候,会把钥匙扔哪了?以她懒得思考的性子,应该还在这公寓的某个角落吧?可Root歪歪头转念一想,不对,前几次Shaw负伤回家,暴躁的她可是直接就拿消音枪蹦开锁的。如今都不知道换了几把锁了。要是还有钥匙,估计都一小堆了吧。

 

在Root琢磨着钥匙这种小事时,手上却是不停的,花不了几秒就把锁开开了。

照旧只是用清水加抹布将公寓稍加清洁。Shaw不喜欢廉价的清洁剂味道,Root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只是Root不愿承认,若是用了清洁剂或是别的什么的话,它们的味道会稀释Shaw残留的味道。

 

Root打开Shaw的双门冰箱,想瞧瞧那把和手上案件一样的枪,Nemesis Arms Vanquish,却没能找到。好奇心与疑惑驱使Root去检查其他的枪支。奇怪的是,Shaw惯常爱用的uspc compact也不在?

Root的心跃动了起来,突如其来的信息打乱了她的思绪。

枪不在?有人来过?Shaw回来过?

Root转瞬把Shaw的公寓甩在后头,冲向地铁站。这把Vanquish会是Shaw的这把么?那该死的血液是谁的?

 

急切的心止不住跳动,擂鼓般敲击着胸腔,奔跑途中的每一次暂停,Root都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跃上太阳穴,搏动。也不知是因奔跑,还是疑问在给已然沸腾的脉搏加温。第一次,常挂在脸上的狡黠笑容和古井不波的眼神,消失了。那急促逆行于人潮的身影,像是破流而上的鲑鱼,毫不犹豫地奔赴自己可叹又命定的归宿。

 

 

2.Walking the Edge

 

Until one day, she lost Shaw, lost herheart. It happened before Shaw had a chance to know she own Root’s heart. Rootwas shock. When life shatters, memories stock in the endlessly repeatingnightmare, the fact tears Root to pieces. Waking up with the same high-hitscream, Root realized she lost in that f*king battle; not only the heart, buteverything. She is an empty box.

 

Root点了杯鸡尾酒。深V,配着单流苏项链,一路向下,直到滑进礼服中,优雅而妖媚的女子。红唇、红甲、血红酒。很难猜测她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她只是在一杯又一杯地啜饮着她的鸡尾酒,从刚开始的Negroni,到Singapore Sling,再到Manhattan,就连Martini也点的是French Martini,无一不是红色的,红色是一种既迷人又危险的颜色。除了刚开始的一小段的‘震惊出场’外,其后前来搭讪的人倒是络绎不绝的,外加方圆内角落匿藏的各路跃跃欲试,Root倒是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今晚的焦点,这女人却看似浑然不知,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前来攀谈的人聊着天。而在最后的最后,她将酒换成了Shaw疗伤时才会喝的伏特加。

 

她默然步出酒吧,再多的酒精也无法稍钝心中的刀割。她的愧疚,还有她那总是和着调情下的在乎,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还没来得及让shaw明白她并不全是在开玩笑,她的真心。

 

Nemesis Arms Vanquish不在,uspccompact也不在。酒在空巢的胃里搅动,促使Root不得不扶墙把它们都吐了出来,血液般鲜红的酒,就像是Shaw那天沿着电梯栅栏淌下的血。她用过uspc compact。Shaw曾递给她的uspc compact。那天在证劵所,用尽弹药的uspc compact。

 

 

‘TM,这是Shaw来过,是不是?’

‘……’

‘TM,墨西哥黑帮在这里的驻扎地在哪?Shaw在那里,是不是?’

‘Harold Finch. Calling…’

‘TM,给我地址。’

‘Stop.’

‘TM,墨西哥驻地信息。’

‘Stop.’

‘You do not really hear, or see, or know. 

You haven’t walked my path.

How could you really feel what I feel? 

You are just a machine.

I would NOT stop!’

 

 

3. Daytime Sleeper

 

Backwater hides its waves deep down at thebottom of the water. Root names herself Ruth after. The only way for her tolive on is to pretend to be someone else, forever. When Ruth looks at herselfin the mirror this time, she sees the reflection of Shaw.

 

 

无眠的夜晚格外寂静,甚至能从洗手间听到客厅挂钟传来的滴答时,哪怕是只有一半听力也是一样的。

 

借着开启的门,从客厅透进来的光,Root看进镜子中自己眼睛,有片刻的恍惚。

 

Removed是什么?

是和熙午后阳光温暖后,迎来无尽的冬夜。

是好不容易交托出的信任,被重新碾碎。

Removed是什么?是一种回不去。

当戏虐与调情都带着刀割,你还能找回自己么?

连面具都懒得戴了,不是么。或许不是累,不是懒,只是无所谓了。直接爽快开火不就好了,root终于知道了她的shaw为什么那么喜欢大场面了,她也想见血了,她想要用刀子划开每一个谎言,划开每一个嘴脸,给她,她想要知道的一切。

 

低头捧上冰凉的水,Root在镜前看着自己,脸颊上的水汇聚在瘦削的下巴。她从镜子一边看见有个不高的黑色身影背对着客厅的冷光,倚在身后的洗手间的门上。

她激动地迅速回头一眼,顿了一顿,却又最终机械式地缓缓回过头来。

你最终还是来了,来阻止我么,这很好。

客厅的钟,现下听起来像是手枪反复拆卸组装时的轻微金属敲击声——like echo.

 

4. Point to one end

 

Trapped in the misery of my life.

Lost in the sorrow of my soul.

 

Finch来到一间空荡荡的白色缓冲房,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只有一个女人坐在角落。

“终于找到你了。为什么是这里?”

身上穿着精神病人用的束缚带,女人抬头轻飘飘地回应,“the truth is a vast thing. Too much truth there is. Where would weeven begin?”

 

当世界已然覆灭,

船只已沉入海底,

输赢还重要么?

 


lyrics: Goldfrapp-stranger

Stranger, when you look at me
Eyes strong as steal
Light as day

Born a mystery
You're the in between
Boy or girl

Wilder, than I've known before
Fire rushes through
Every vain
With a smile that sings
You'll be killing me tenderly
Every word is soft as fur
I'm drifting deep deeper in

Stranger, will you remember
Stranger, make me remember you

Taken by the crowd a tide
It's there then gone do or die

Stranger, I dream of you and
Stranger, I will never know

陌生人,当你望向我
那眼神犹如实质,带着企图似掠劫
炽热如白昼

生而为谜
你是那难以定义的边缘
或男或女
疯狂,比我所知的更烈
肆虐的火焚过
每一寸虚荣
歌声萦绕在跳跃的火光中
你温柔地将我诱杀
每一辞藻都是那么的轻柔,如貂裘
我陷在其中,越陷越深

陌生人,你会记得么
陌生人,让我记住你
取而代之的是那世间的潮流
在那涌流中,只能选择随波逐流,或死
陌生人,我梦见你
陌生人,我没有机会知道

我清楚地知道她已经离开了我,而我无法承受。
世界那么大,却又似那么小,像是囚笼,没有出处。
我的癫狂,她却再也不会知道了。
掐灭火柴上最后一丝微弱的星火,
游荡在没有她的世界里,
自我放逐。

灼灼冽寒Burning Cold

Burning Cold#:

Her vivid red hair is like fire and always shines.

她红发鲜亮如火在日光下折射金红光线

Her warm brown eyes shows that she's so sly.

她褐眼温暖明媚显露她如蛇般狡猾善辩

And her icy cold sparkling skin is so bright.

还有她冷冽如冰的肌肤闪着光风姿潋滟

Seeing her fly like a beautiful kite.

看着她在空中如同自由纸鸢

Keeping her in my sight.

留着她在我的视线

Telling my society lies.

念着她告诉我的交际圈谎言

But you just can't be swept away from my mind.

你总在我的脑海中缱绻

Oh, my Juliet.

哦,我的朱丽叶

Hope that you can really be mine.

希望你能留在我的身边



有多少,是我们拥有了之后不愿放手的。
失去之后,使我们成了眷恋人间的阴魂。

Zbigniew Herbert:I Would Like to Describe

Friédrích:

I would like to describe the simplest emotion
joy or sadness
but not as others do
reaching for shafts of rain or sun

I would like to describe a light
which is being born in me
but I know it does not resemble
any star
for it is not so bright
not so pure
and is uncertain

I would like to describe courage
without dragging behind me a dusty lion
and also anxiety
without shaking a glass full of water

to put it another way
I would give all metaphors
in return for one word
drawn out of my breast like a rib
for one word
contained within the boundaries
of my skin

but apparently this is not possible

and just to say - I love
I run around like mad
picking up handfuls of birds
and my tenderness
which after all is not made of water
asks the water for a face
and anger
different from fire
borrows from it
a loquacious tongue

so is blurred
so is blurred
in me
what white-haired gentlemen
separated once and for all
and said
this is the subject
and this is the object

we fall asleep
with one hand under our head
and with the other in a mound of planets

our feet abandon us
and taste the earth
with their tiny roots
which next morning
we tear out painfully